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色夕阳——花老头——蔫老倌

金色夕阳——蔫老倌:洒向人间都是爱

 
 
 

日志

 
 

神秘的“桥洞老人”——转载  

2015-01-08 09:0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旬老人怕拖累儿子蜗居桥洞 一月内被偷抢3次
2015-01-07 16:29:47 来源: 东南网(福州)


老人喜欢独来独往

老人喜欢独来独往

 

寒冬时节,晚上十点多,福州闽江公园里,跳舞的依姆们都已散去归家。而“桥洞老人”则打个哈欠,裹紧军大衣坐在草地旁睡着了。几个行李箱安静地立在一边。黑色呢帽帽檐,在风中微微颤抖。

此情景,还在公园散步的市民早就见怪不怪。因为,“桥洞老人”在闽江公园北园的桥洞下已经睡了半年多了。

关于“桥洞老人”,有很多“传说”。比如:他是有退休工资的文化人,一个月退休金2000多元;他有一间房子在附近的长寿新村;他有一个四十多岁做后勤工作的儿子;他身上的保暖裤还是他儿子刚给买的……

“桥洞老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有房不住、有儿不奔?为什么要在这冬夜带着全部家当露宿闽江公园?

 

老人带着他的家当坐在马路旁
老人带着他的家当坐在马路旁

通过交流,记者发现老人心地善良
通过交流,记者发现老人心地善良

 

昨日,东南快报记者经过多方采访,解开了谜团。

老人今年75岁,高中学历

 

“腿有点跛,年纪挺大了,经常坐在杂货店门口晒太阳,晚上回公园睡觉”、“据说他很喜欢看公园里的广场舞,偶尔还会在草地上看些书”、“听说他在附近有房子,但是几年前被烧掉了”、“他好像有儿子的,不过没住在一起”……

一问起“桥洞老人”,福州台江区长寿路附近的很多人都能跟东南快报记者说上一点。但具体情况,他们也不是很清楚。

“他确实是我们社区的居民,原来住在长寿新村。后来因为房子失火,他就搬出去了。”福州市苍霞街道万侯社区的韩主任在查阅了社区居民资料后,终于确定了“桥洞老人”的身份。

原来,“桥洞老人”姓张,1941年生,今年75岁,高中学历,曾在连江某水产综合场工作。四年前,离开长寿新村。

“在我们的档案里,既没有他的低保户申请,也没有他精神不正常的记载。”韩主任说,按照常理推断,老人应该是有退休金的,而且精神是正常的。自己是一年前调到这个社区的,至于老人什么时候露宿公园,是不是有什么隐情,她也不是很清楚。

有退休工资,一个月2150元

“桥洞老人”穿着邋遢,身边拖着一堆行李,看上去与一般的流浪汉无异。

长寿路一家杂货店的老板老潘很认真地告诉记者,老人是个“有退休工资的文化人”。

“他自己有退休工资,没钱了会自己去银行取钱。如果想吃什么东西,就会自己去买。”老潘说,一开始“桥洞老人”的行李远没有这么多,几个行李箱和头盔都是他自己陆陆续续去花鸟市场淘过来的。

闽江公园的保安小陈对“桥洞老人”印象也很深刻。“他来的时间不固定,但是晚上好像都在这里睡觉。白天,他有时候进来晒太阳,或者拿着一本书看。晚上,公园里有人跳舞,他也在那边看。”小陈指着一块草地说,那是“桥洞老人”最喜欢呆的地方。

东南快报记者找到老人时,他正坐在一块草地前,看依姆们跳舞看得入神。摆在他面前的是他的晚餐:鱼肉、茶叶蛋、苹果,还有几杯小酒。餐饭很是讲究。

“我有退休工资,一个月2150元,每个月只花500块钱,有想买的东西我可以自己买。”他兴致勃勃地说,自己很爱喝酒,每晚必须要喝几口,既解口馋,也好取暖。

他告诉我们,在搬离长寿新村后,他在苍霞街道附近租过一段时间的房子,每个月350元。但半年前,房子拆迁,他只能搬了出来。从那以后,他就在闽江公园的桥洞下过夜了。

“天气好的时候,我就在草地旁边坐着睡,天气不好的时候,我就去桥洞下面睡,戴上头盔、裹着大衣,就不是很冷。”“桥洞老人”说,他也想租一间房子,但是别人看他年纪比较大,都不愿意租给他,他只能放弃了。

在长寿新村的房子,因火灾损毁严重

“桥洞老人”说,他在长寿新村有一间房子,是他哥哥留下的。“我不回去,不想回去住。”当记者说起让“桥洞老人”搬回长寿新村的事情时,他很抗拒。

明明有房子,为什么他宁可流落街头,也不回去住呢?

“当时的火灾,火很大,二楼的邻居有被影响到。现在房子已经封住了,他进不去,也不愿意回去。”长寿新村的林依姆说,“桥洞老人”可能是因为心里面觉得愧疚,又担心邻居让他赔钱,才不愿意回去住。

记者来到长寿新村,发现“桥洞老人”位于一楼的房子确实已经被封住了。窗户被发黑的木条钉住了,门口砌了一道约半米高的水泥,上面则用硬板盖住。从外面看,完全是一个封闭的状态。

“他有一个儿子,没有住在一起,当时房子失火是他儿子来处理的。”万侯社区的韩主任说,她不太清楚火灾当时的情况,这些都是她从万侯社区前任主任那里了解到的。

“那场火灾很严重,他又住在一楼,天花板都快烧塌了,后来我们就用柱子把天花板顶住了。”韩主任说,当时现场的处理是“桥洞老人”的儿子一手操办的,很快他就搬出去了。社区考虑到安全因素,怕附近的流浪汉进到房子里,这才把房子封掉了。

有事会找儿子,担心拖累不愿一起住

大家都知道“桥洞老人”有一个儿子,但是很少有人见过。

“他有事情找他儿子的时候,就向路人借电话,然后在约好的地方等。”杂货店老潘说,老头的儿子来,都是给他买点吃的穿的,但是见完面,老头还是照常每天睡桥洞。

“桥洞老人”解释说,自己年纪大了,跟儿子观念不一样,不愿意去打扰儿子,怕委屈儿子。

在“桥洞老人”贴身收着的电话本上,记者看到,第一个就是他儿子小张的电话。

随后,记者拨通了小张的电话。

“他太固执了,我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没人能说得动他。”一说起自己的父亲,小张很无奈。他告诉我们,在苍霞街道的房子拆迁后,他曾劝父亲回连江的老单位宿舍住,但是不过两个月,他父亲就住不下去了,“说是每个月要交几十块的水电费”。

“闽侯的亲戚接他去住,他就住了几天,又跑到台江,就住在公园了。”小张说,自己拿父亲毫无办法。他也曾提议,让父亲和他一起住,但是被拒绝了。

小张已40多岁,现在在一家公司做后勤工作,每个月工资2000元,租着一间不到10平方米月租400元的小房子,目前未婚。

“前天,他让我给他送保暖裤,我一个下午没上班,就跑出去找他。他乱晃到别的地方,我没找到他。我担心他冷,晚上八点多还是赶过去了。”小张说,自己跟父亲的交流不多,但是他心里还是关心着父亲的。

“只要他一有事情,我都会立刻赶过来。但我总不能把他绑回去吧。”小张说。

想租个暖和的地方,离儿子近一点的

桥洞下很冷,“桥洞老人”最后也跟我们坦诚,他想租一个暖和的地方住下,不用再遭受冬夜凌厉的寒风,还有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有坏人趁我睡着后偷钱,还有直接抢的。”“桥洞老人”说,自己年迈体弱,一个月内已经被偷、抢了3次。

一个月前,“桥洞老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怀里的600块钱不见了,随之消失的还有他的身份证和银行卡。他跟儿子回去住了一段时间,但身份证补办完,他又回到了闽江公园。

“桥洞老人”不愿意跟儿子一起住,那住回长寿新村的房子里怎么样?


“房子是他的,他随时可以回来住。但是现在那间房子已经被封掉了,我们也不清楚内部的情况是怎样的,应该是属于‘危房’了。”万侯社区的韩主任表示,张大爷的“回归”,可能还要他儿子出面,将“危房”修整一下。

而把长寿新村的房子修整一下,让父亲住进去,这恰恰是小张一直以来的想法。

“他年纪也大了,身体不好,当然是能住在房子里好。他不愿意跟我住,那就住原来的房子,也挺好的。”但他也表示,最大的难题是要先说服自己“偏执”的父亲。

对于住在哪里,“桥洞老人”有自己的想法:“租个房子,离我儿子近一点,不用太大,一个月租金三四百块钱,暖和一点,就差不多了。”


范牧群 本文来源:东南网 作者:朱亚琴 吕诚
  评论这张
 
阅读(18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