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色夕阳——花老头——蔫老倌

金色夕阳——蔫老倌:洒向人间都是爱

 
 
 

日志

 
 

男歌手玩同性性虐上吊游戏 导致6人死亡(图)  

2012-03-25 10:36:34|  分类: 人生百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本文搜自网络

男歌手玩同性性虐上吊游戏致6死(图)
 发布时间:2010-7-10 18:41:25    点击:155875
男歌手玩同性性虐上吊游戏 导致6人死亡(图) - 博爱老倌 - 博爱老倌
嫌疑人
男歌手玩同性性虐上吊游戏 导致6人死亡(图) - 博爱老倌 - 博爱老倌
周友平的老家
 
    去年10月初到11月下旬,长沙多家酒店和招待所连续上吊案件。其中,至少6起有共同发案特征:一,死者均为外地男子;二,死者均未留下遗书,存在他杀嫌疑。

    发展印证了警方的猜测,这一系列连环案件,并不是简单的自杀,背后还存在骇人听闻的秘闻。

    更令警方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系列案件,均与一个名为周友平(艺名为戴君)的男子有关。周友平面容姣好,行为举止,与淑女无异。就是他,通过邀约男性同好玩性虐恋(也称SM)游戏,诱导受害人上吊自杀,而他则在旁边观看,之后悄然离去。

    这是迄今为止,我国因性虐恋致死人数最多的一起案件。目前,嫌凶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警方提交长沙检察机关,检方正在审查起诉中。

    长沙连环性虐恋致死案,到底有何内情?背负6宗命案的嫌凶,又因何堕入犯罪的泥沼?本报记者长沙、湘乡两地调查,破解疑团。

      "丧夫之痛"

    丈夫之死竟与性虐游戏有关

    发生在长沙的一起命案,给河南卫辉市的吴云留下了永远的痛。

    因为失业在家,吴云的丈夫李建整日上网。

    去年11月25日,李建兴冲冲地收拾好了衣物,说长沙的同学给他找了份工作,当会计。

    尽管李建平时没有什么朋友,长沙又很遥远,但丈夫执意要去,吴云也没有反对。

    次日,吴云收到信息:老婆,我见到长沙的同学了,请放心。

    随后回拨过去,丈夫的手机关机了。之后的72小时,丈夫没有任何消息。

    数天后,吴云等来一个噩耗,长沙警方打来电话:李建死在长沙车站路的一家宾馆里,要家属来辨认。

    赶到长沙后,吴云发现丈夫死得蹊跷:只穿了条内裤,一根绳子一头吊在脖子上,另一头套在宾馆的消防喷头上。

    丈夫身高1米75,壮实,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生命,而且毫无挣扎?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当天晚上,长沙韭菜园还发现了一起男子在招待所内自杀的案件,死者叫张贤,黑龙江人,死亡的方式与李建相似。

    同一天两起命案,两个身高体壮的男子竟然以同样的方式死亡,没有任何挣扎行为,消息传出后,社会震惊了。

    接下来的调查,让原本悲痛的吴云几近崩溃:她的丈夫和张贤一样,可能都有同性恋倾向,而且都是因玩一种同性间的性虐恋游戏而走上不归路。


     吴云强烈要求警方查明事实。

    "酒店悲歌"

    连环虐恋致6人死亡

    侦查的结果令警方相当震撼。

    “当时登记的不是死者张贤,而是个单瘦的男子。”到现在,韭菜园附近一家招待所的老板娘,还没有从恐怖的记忆中缓过神来。

    她记得很清楚,登记的房客是个35岁左右,身高1米75的单瘦男子,登记簿上写的是“山东,王刚”,而这个男子在李建死亡的宾馆里也出现过。

    警方很快找到了这个叫“王刚”的男子。他原名姓周,曾是长沙一名酒吧驻唱歌手,艺名戴君。

    周友平很快归案,他一开口,石破天惊。这个貌似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竟牵涉到耸人听闻的连环虐恋致死案。

    除开前述两名死者外,至少还有四宗命案与其有关。

    2009年10月11日,开福区一招待所内,一名身高1米8,体重约90公斤的男子全身裸体,以上吊方式死亡;

    10月23日,一名上身赤裸,下身穿内裤的男子,在长沙一客房内上吊死亡;

    11月4日,湖湘文化市场一旅社内,一名30多岁的男子赤身裸体上吊死亡;

    11月15日,在湘春路一招待所,警方发现一具男子尸体,死亡方式与之前3起一模一样。

    经侦查,这些人的死亡都是因为玩一种追求窒息性快感的虐恋性游戏。

    不到40天,同样的方式,玩死6名男人,平时看起来很文弱的周友平,立时被涂抹了一层恐怖的颜色。

    这是一起常人无法理解的案件。政法界人士评价,这起连环案甚至已成为“案情史上的一个标本”。

      "惨案内情"

    同性之间的“死亡游戏”

    “本来约过来是想要他们做‘奴’,但是他们一旦找我要钱或是提别的要求。我就不喜欢,要用上吊窒息的方式搞死他们。”

    清瘦、白净、斯文、酷似演员陈坤的男子用修长的手指比划着,交代了这6起“常人无法理解”的性虐恋游戏。

    2009年9月,周友平在一个同性恋网站上发帖找“奴”:寻找23-40岁之间的北方男性,要求相貌是圆脸,短发,体格壮实的,能够玩窒息的就可以了,有丰厚的报酬和工资。一时间应征者无数。

    “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给他们钱,只有这样说愿意来的人才多。”

    这个追求窒息性快感的性游戏有个“游戏规则”,让人在半空悬空吊着,如果在十多秒内没人救的话,就会完全进入窒息状态而死亡。周友平说自己知道这个游戏的危险性,所以自己从来不玩上吊,却喜欢看着别人玩。而他常在满足了自己变态的欲望后转身离开……

      "变态心理"

    “我恨他们找我要钱”

    那么,嫌凶周友平为什么会置6条人命于不顾,主导出这一连串的性虐恋案呢?

    周说,这与他数次被骗有关。

    他口里的欺骗与第一次玩性虐恋游戏有关。

    去年9月28日,周友平约来了甘肃男子冯宇,这是他第一次玩窒息性游戏。近1米8个头的冯宇说很喜欢他,两人一起在西长街附近的小招待所里住了几天。可10月4日周友平在冯宇的挎包里发现一张单子:艾滋病呈阳性的检验单。

    周发现单子后将冯宇赶走了,可分开后冯宇仍不断打电话过来说喜欢他要跟他在一起。10月9日冯宇又来了长沙。

    “当时进房子就想过要吊死他。我不想他再来烦我。”第二天,两人玩窒息游戏,周提出玩上吊,他用一根在垃圾堆里捡的红色绳子,解脱了这个麻烦。

    第二天,周在电视上看到了冯宇死亡的报道,“当时很平静。”

    第二次被骗也发生在西长街。10月22日,周约来了一个姓方的人,他是湖北人在长沙做事。

    “他见面就问我要5000块。我很气愤,当时就想用上吊窒息的方法搞死他。”

    姓方的男子玩上吊时,周友平坐在床上什么都没干。他就是看着,看见对方双眼闭上、双脚离地,看了十多秒,见对方不会掉下来,便离开了。

    审讯时,周思维清晰,他甚至记得每次性游戏的所有细节,甚至包括上吊绳子的颜色。

      "幸存者"

    曾有三人侥幸逃脱

    还有两名男子,和周友平玩过这个“死亡游戏”,侥幸逃生。4月18日,记者与黑龙江的蒋某取得了联系,听到消息,电话那头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

    2009年11月上旬,蒋某如约来到长沙火车站附近一招待所,如果不是套上去才2秒钟蒋某自己跌了下来,他也许已遭不测。

    跌下来后,周友平继续劝他,称上吊很好玩,被蒋拒绝了。

    他说,再也不会玩这样畸形的游戏了,以后要好好生活。

    还有在北京做厨师的“壮胖”,因为第一次玩受不了,吊了1秒钟他就不肯玩了。

    就在周友平被警方控制后,35岁的黑龙江人池某拨打了周的电话,称自己已坐火车到长沙,警方找到池某,证实池某是来找周友平玩性虐恋游戏的。

    这3名男子暗自庆幸,捡回了一条命,都表示以后不会再玩这种变态的性游戏。

    (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均为化名)

      "专家说法"

    非主流人群的危险生活方式

    该连环性虐恋案消息一经传出,即引起了社会的震撼。

    传播学研究者张明海、邓觉峰: 在一个内陆城市发生如此恶性的涉性案件,事件背后折射出的变异心理和某些非主流人群的危险生活方式应该引起社会警示。像该案中,大部分涉案人都因同一个虐恋聊天室,而发生联系,该聊天室长期存在,并吸引大量受众,本身就是一个畸形现象。

    省心理卫生协会会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陈明明:我经手了一些有关性虐恋的案子,还有的甚至以摧残别人的生殖器为乐,而这起案件更是性心理变态、性扭曲的表现,这样的性虐恋,没有任何合理性可言。

    湖南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法学博士黎四奇:如果嫌凶参与了“致命游戏”,并有辅助行为,比如帮人绑好绳子等措施,然后又在他人生命出现危险时不作为,放任自然,见死不救,那就构成故意杀人罪。虽然嫌凶的初衷并不是杀人,但他在主观上有着间接故意的行为。黎四奇教授表示,同性恋违背自然规律但又存在,社会对这种现象应该采取宽容的态度,但这种宽容是在不危害他人生命的前提下才有的,如果是剥夺了他人的生命,嫌凶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对话周友平

    他们上吊时你在哪里?

    我就坐在床边看着

    问:你玩过上吊吗?

    答:没有

    问:你没有玩过上吊,为什么让别人来上吊?

    答:我看着别人上吊我就舒服,有种满足感。

    问:他们上吊的时候你在哪里,干什么?

    答:就坐在床边上看着,什么都没做,看着不会掉下来了,我就走了。

    问:你知不知道你走了之后的后果?

    答:我知道,他们上吊之后我不帮他把他取下来他就会死掉。他敲诈我,我纯粹就是恨了他,巴不得他死。

    问:敲诈你你就要置他于死地?

    答:我非常痛恨骗我的人和对我不利的人,以至于后来问我要钱的人都想搞死他们。

    问:李某没有问你要钱,你为什么也要吊死他?

    答:想着他也是冲几千块的工资过来的,我就很恨。当时看了他不动了,我也很乱,还是对他有好感的,但又拿了他的东西又骗了他讲有工作给他,就没救他。他的死我是最愧疚的。

    4月18日下午3时,记者来到了周友平的老家,湘乡市一个小镇。

    “喏,那家正在生烟的房子就是。”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一栋土坯房,找周家并不难,隔壁村的村民都知道周友平在外面犯了事,只是他们不知道具体犯的什么事,有村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电视里播的那个抢银行的抢劫犯。记者 杨艳 夏雄

    “高材生”

    “小时候成绩很好”

    “1989年考上中专,那个时候村里人都挺羡慕的。”隔壁村小卖部里的老板娘说,周友平小时候长得漂漂亮亮,成绩很好,是村里的高材生。

    邻居都说周的父亲以前唱歌也唱得好,“在村上搞宣传的”,所以他儿子的音乐细胞很好。

    村支书老文告诉记者,1994年周的父亲去世了。周家有三兄妹,大儿子在村里口碑不错,老实本分靠自己劳动挣钱。周和他姐姐去了长沙,周友平没有结婚,很少回来。

    “退学者”

    中途退学学校没有档案

    1989年,16岁的周友平考入湖南某艺校后,选择了花鼓戏班学习。可在这时他发现自己对女性没有任何兴趣。

    “那时候他说自己很痛苦,也想过正常人的生活,说如果像正常人那样能找个女孩结婚生子,那他一定会很幸福。”周友平是同性恋的身份只有几个最亲密的人知道,表姐周丽(化名)是其中之一。有很多妹子喜欢他。家里一直催着他结婚,可他总是笑,只说会找的。周丽曾认真地找他谈过话,表弟这才说出了自己是同性恋。

    周丽说,因为举止有点女性化,性格又温顺,有人经常笑他像个妹子一样,可表弟只笑,从来不反驳,也从来不和人争,是很能忍让的一个人。

    记者试图去他所就读的中专查找档案,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周友平没有完成学业,选择了中途退学。而中途退学的人学校都没有存档。

    “跑场歌手”

    2000年左右有一定的名气

    1992年,周开始在长沙、湘乡的大小歌厅跑场子,虽然外表清秀,但他唱歌的声音却很浑厚,获得了不少好评。

    “他唱得很好,声音很大气,2000年左右有一定的名气,后来就失去了消息。”长沙一大型歌舞厅艺人林森评价。

    周友平一直没买房子,4月17日下午记者来到湖湘文化艺术品市场,找到了周友平2009年9月租住的房子,楼道狭窄得只能容纳一个人过,看上去租住条件一般。就在这个市场里的另外一栋楼里,周友平看着一名男子用上吊方式丧命,而他仍然在自己租住的四楼里上网,继续发帖约“奴”。

    “抢劫犯”

    曾利用迷药抢劫

    2006年6月22日晚,他约一男子到酒店开房。在房间内,利用药物致人昏迷,周拿走了手机和600元现金。

    6月26日,两人再次相遇发生争吵,周被开福区公安分局民警抓获,搜出药囊多粒,经刑事理化检验,证明药丸是安眠镇静药物。

    法院最后判了他3年刑,并处罚金5000元。

    2008年8月,他被提前释放。但回来之后,他再也没有继续跑场子唱歌。

    案发之后,他自己交代,卡内还有8万元存款。

    周友平的个人资料

    1972年生1989年进入省内某艺术学校花鼓班。此时开始喜欢男性。

    1992年后在长沙、湘乡等地的歌舞厅以唱歌为生。

    2006年6月因抢劫罪被判3年,2008年8月提前释放。

    2009年9月接触性虐恋网站,疯狂发帖。

    2009年11月28日被捕。

    别人眼中的他

    好友:“唱腾格尔歌的他,不懂感动”

    记者通过有关渠道,登录周友平的QQ。案发之后,周对空间进行了整理,只留下9个好友,而在QQ信箱里,除了某同性恋聊天室的一封注册邮件,再无其它信息。

    3天里,吴宝(网名)是9名好友中唯一上线的一个,“知道周友平犯案的消息,我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我虽和他性取向不同,但我是他最好的朋友、他这个人又可怜又可嫌。”

    吴宝说,大概是1999年的时候,他就认识了周。“他歌声醇厚、大气,腾格尔一类歌手的歌他唱得很好。”

    长相“姣好”的周友平,被女孩子围着转,但“周一概不喜欢”。

    他不打牌、不喝酒、不抽烟,喜欢的事情,是逛街买新衣服、选购化妆品和香水,然后在人群中看帅哥。

    “他一点都不怕丑,性格很外向,我在他家里看到过10多个男朋友。”

    吴说,在一起的时候,周友平对钱看得很紧,几乎不请朋友吃饭,但是他在个人消费方面舍得花钱。

    “后来他觉得很无聊,玩得越来越过界,我们劝不住。”

    周友平出狱前我们几个朋友曾去看过他一次。他出狱后,我们又聚了一次,“他也没有表示感谢,也没有很感动的意思。”

    没看过他流泪、也没看过他特别兴奋,在吴宝的眼里,周友平的日子过得就像白开水一样。

    母亲:“他是被冤枉的”

    “儿子为何会走上这条道路?”

    “不知道,没这个人。”当听到这个问题时,周友平的母亲淘着米,面无表情地说。半个小时里,不管记者说什么,她就是重复着一句“没什么好说的,不知道。”当记者离开时,她说了一句“他是冤枉的”,仍是面无表情。

    村里人对周家的情况都用了“复杂”二字形容。

    按照村民的说法,周父是他杀的,被人打得内出血,在医院呆了3天就去世了。后来当地派出所来了人,按照刑事案件论处,将打人的村民判了9年。

    村支书说,其实村里人很少和周家来往,也很少见到周友平回来。

    小侄子:“叔叔性情很温和”

    “我叔叔是冤枉的,我相信他。”在这个14岁的孩子眼里,叔叔性格温和,喜欢唱歌而且唱得很好,对自己和奶奶都很好。这个在长沙的叔叔一年回来3到4次,每次回来都会给他买喜欢的玩具。

    “我相信叔叔。姐姐你告诉他要好好表现。”14岁的孩子泪流不止。他说姐姐你别怪奶奶不理你,其实她每天都在家里哭。

    小孩说叔叔没有任何东西在家,除了一张照片。最近几个月里,奶奶经常对着这张照片哭。

    表姐:“他没什么心计”

    “他从小缺失父爱,后来发现是同性恋,没想到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周丽是周友平认的表姐,她没有同意见面,在电话里和记者聊了半个小时。

    “没什么心计,倒是经常会被人算计。”周丽说起了一件事,2008年周友平曾花了3000多元给母亲买了对金耳环,可后来说是洗耳环被人换了副假的回来。表弟没有追究只是又买了对金耳环送给母亲。“平时一个连鸡都不敢杀的人居然会犯下命案,他纯粹是心理变态了。”电话里,表姐说知道表弟犯的事后,她觉得“很恶心,受了惊吓。”

    记者手记

    解读周友平:

    “香水男人”的坠落轨迹

    歌厅的五光十色、乡村的萧瑟宁静;五一广场的漂亮繁华、大市场的杂乱无章……

    将近一周的时间,记者探访周友平长期生活的几个地点,试图寻找他的人生轨迹。

    是长得像陈坤的香水男人,是走腾格尔路线的跑场歌手,是有过多名同性朋友的男孩,是给母亲买耳环的儿子,是有点感情麻木症的朋友,是喜欢另类生活方式的性虐恋者……花花色色的脸谱,都是周友平——这个笑看6名男友死亡,不生半点怜悯心的变态杀人嫌凶。

    一声叹息,反思周友平的人生道路,他是如何堕入犯罪泥沼的?

    首先,不能排除他有心理或精神问题,一个目睹过父亲被人打死、尔后又受过感情欺骗的男子,他的内心深处有太多的阴暗面。

    其次,周友平个人的不良生活方式,成为酿发连环惨案的重要诱因。

    除了这些,周友平的现实处境,他所处的社会背景,更是导致这场悲剧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他拼命读过书,考上了艺校,他靠自己的嗓子打拼。

    10年之前,他穿过最漂亮的衣服,唱过最美的歌。

    但之后,随着年龄增长,他突然发现城市中已没了容身之地。

    用周友平朋友的话来说,35岁后的他逐渐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他不懂得退守,又不知如何进步,由无聊而麻木,由麻木而寻找刺激。

    这或许就是他的犯罪道路,也是他的人生道路。

    所以,读完歌手周友平的故事,我想如果有关的社会机制,能够对类似周友平这些“多余人”,多一点制度性的关注和关爱,那就是我们现今能做的最大的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30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