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色夕阳——花老头——蔫老倌

金色夕阳——蔫老倌:洒向人间都是爱

 
 
 

日志

 
 

引用 父亲,我永远的朋友  

2010-07-06 13:29:07|  分类: 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长衫君子《父亲,我永远的朋友》

 

引用

长衫君子父亲,我永远的朋友

    初夏的夜很深了,父亲走进他极少涉足的我的房间,似乎漫不经心的浏览着书柜,又坐下来,顺手折叠起胡乱堆放的衣袜。"下个月,我不上班了"他说。当时气凉,灯光下飞舞着烟尘。我低着头,凭直觉我确信父亲那时也没看我──我们已习惯这样的方交谈──然而一下子我非常重:对于我,他最小的儿子,父亲老了!

       在儿子的年代里,起初父亲是一种图腾,是无道理可言的存在,直到我领出薪水,每个月在母亲前骄傲一次此后,儿子和父亲似乎陌生起来,不可能就共同关怀的问题达成一致。 "代沟""审美差异""文化背景的不同",诸如此类,复一千遍便成了""。我无法在此展开父亲的一生,天资聪颖,弱冠丧父,为人正却又饱经沧桑什么的,甚至于旧影集间泛黄的风流倜傥,以及年后重归故里为我指导江山时的那种愉悦之情,以反证上述结论,对于我,对于任何人,父亲都还不是大钟稀声、大象无形的。

      记忆中,除了希望我能把字写得更整洁一些之类委婉的说法外,父亲几乎很少指诘我什么,他总是先和我风马牛地聊着,不知不觉就叨进了正题。我学写作不久为他觉察,他笑着劝我再读一些书,"除了爱情,你没什么经验可写,对不对?"。喜欢的每个房间,包厨房厕所都置上一盒唾手可得的烟却不免使我有隙可。他又只是说"等你赚钱吧,现在太早,是不是?"等到我第一次领回薪水,他便现在我房间里,伸出手来:"表现一下你对家庭的义务,行不行,数额由你定"父亲就这么和我生着,我们希望了解却时时回避,沮丧而又欣慰。

      事实上,很难说清父亲和我之间有过什么,更多的时候,我们像其他父子那样,极少交谈,有时几天没有一句话,但除了血缘和义务以外,我总隐隐觉得有些什么把我们连在一起。我们一样又不一样,父亲会一边把书扔向床上躺着的我,一边为狄更斯的那种幽默开怀大笑,我却莫名其妙;我高唱著名行歌曲,他却认定不过是高分贝嗓音而已。有一阵子,金庸的书叫我废寝忘食,父亲总在我睡后挑灯偷读,日又总说胡闹,却时不时问及何以只借上册,中册和下册又安在,害得母亲老埋怨这些弄脏了床单。可是,只要世界乒乓大赛,回家我总能掌握最新消息,四分之一决赛对阵形势以及中国球员的状况皆在一小纸片上;同样,父亲烟柜的库存减少,商业体系的几个朋友当频频接到我的求援急电。

      我们无时不在交谈,我们珍惜长期生活造成的默契,我们是寡言的,不说空话。我知道,假如必要,我们可以在椅子上坐下来,吸烟喝茶,情人的幽会、卫星现场直播......统统取消,坐下来,作一次促膝长谈。

    "说说看"父亲习惯停止他说话的方式,点起了烟。"你是怎么认为的呢?"面对一个感到你已有所考虑并认真听取的父亲,你有什么可说,又有什么不可说?我一生的自信此其时,长大成人此其时,誓学习尊敬此其时!

      至今我还记得那年父亲为我编辑的汉城奥运会的剪报,年来我无尽地书,未发其右者,朋友们的来信随读随揉,而父亲的家书我一直存留着,对于父亲,这都是秘密。也是一个初夏之夜,父亲跟我讲起亡的方法。他说不想给别人添麻烦,还说骨灰要撒在江里,全撒光。他说,眼睛照例不看我,直视满天星光,仿佛回忆着一生中最为幸福的往事。“你撒,全撒光”!他又说。这样的父亲,足以使所有的儿子眼睑湿润,然后把话从心里拿出来,一句一句说,轻轻地说,以示我们难言的恩情,以献给我的永远的朋友──父亲。

  评论这张
 
阅读(300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